乐平生活日记

发布投稿
客服热线0798-6889001

低调的南昌,你的锋芒在哪里?

2020-06-01 08:55:28

来源:地道风物

阅读:16

评论:0

[摘要] 南昌 有春天的味道 。 江西,春天的时候人们很容易想起它。那里有 景德镇、油菜花和古镇…… 其他时候,它在中国版图上的存在感极其低。它的省会南昌凹在武汉、长沙、合肥这一众关注度高的省会里,像个小透明般的存在。 但这是座老城,锋芒都藏在时间里。


  丨“浪”在南昌,春天的代名词丨



南昌

有春天的味道


江西,春天的时候人们很容易想起它。那里有景德镇、油菜花和古镇……


其他时候,它在中国版图上的存在感极其低。它的省会南昌凹在武汉、长沙、合肥这一众关注度高的省会里,像个小透明般的存在。


但这是座老城,锋芒都藏在时间里。


南昌不算一座完全为旅游而生的城市。看庐山,到九江就够了,从北京去景德镇在九江中转,到婺源有直达的动车。但初到江西的人总愿意计划去南昌“拐”那么一下。


想理解江西这个地方,南昌还真是绕不开。


  ▲南昌,它的光芒在历史里


01 南昌,辣

这座城市的锋芒都藏在味蕾上了。


 ▲辣,恐怕是外来人对南昌的第一印象


初到南昌的人,冷不丁地会被这里的辣惊一下。毕竟在人们的刻板印象里,生活在云贵川湘的人才好辣。但江西人吃辣也不是盖的。这地方辣起来,来个四川人也不一定受得了。南昌,跟大多数爱吃辣的地方一样,小米辣和辣椒油是标配。


  ▲在吃辣这件事上,江西人也没输给云贵川湘鄂


啤酒鸭,辣的。田螺、蛤蜊、小龙虾、蟹腿,辣炒的。家常的藜蒿炒腊肉也会顺手加点小米椒。这里的人也爱嗦粉,当然也是辣的。


南昌人早上起来就要吃粉,跟四川人吃面一个道理。


南昌拌粉、牛肉粉……凉拌、炒着吃、泡着吃,该有的嗦粉姿势,这儿都有。米粉,在南方很常见。作为全国水稻排名第三的江西,米粉自然是少不了的。


  ▲南昌的米粉好吃,因为这也是个长水稻的好地方


但至今江西都还没有像伏牛堂、过桥米线、柳州螺蛳粉这样享誉全国的品牌,米粉的名气自然也被封存在了江西。恋家的南昌人去了外地,每年带走最多的就是这米粉。跟南昌的名气一样,南昌人不怕辣,爱嗦粉的名气也被裹起来了。


人不是平白无故地爱吃辣,这多多少少跟地域脱不了干系。这座城市是典型的亚热带季风气候。春季阴雨,夏季闷热。再加上南昌四周被大山包裹着,平日里吃辣可以除湿驱寒。


  ▲闷热的季节反而让人更迷恋辣椒


从上往下看,江西就像个半瘪的口袋,四周都是山。东边的怀玉山和武夷山山脉把江西与浙江、福建分开,南边有大庾岭、九连山脉挡在广东和江西之间。而西侧的罗霄山、幕阜山和九岭山则成了两湖直通江西的阻碍。唯一的缺口就是北边与长江相连的鄱阳湖。


鄱阳湖平原是这个口袋上唯一能鼓得起来的部分,从这里填进去的是肥沃的自然资源。


鄱阳湖吸纳了江西境内赣江、抚河、信江、修水、饶河五大河和若干河水。在它周围,河流冲积而成了诸多湖滨平原。虽然面积仅占江西的 23%,但平原上星罗棋布的小湖泊和纵横交错的港汊,滋润了这里的银鱼、鲥鱼、莲藕菱芡和湖贝珍珠。


  ▲南昌,一座通道上的城市


南昌是鄱阳湖南缘的一座大城市,在江西这条通道上,南来北往的人让这地方的口味变得杂而重口。


02 南昌,也辉煌过


  ▲鄱阳湖,中国最大的淡水湖。每年到了秋冬交替时节,这里就聚集了大量的鸟类,觅食越冬


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”


这恐怕是诗人王勃留在南昌地界上最出名,也最美的一句诗了。


初唐时,探亲路过南昌的王勃,正赶上当时洪州都督阎伯屿刚重修完滕王阁,大宴宾客。席间王勃写下了这《滕王阁序》。它成了流传千古的骈文名篇,也让南昌的滕王阁名声在外。


“星分翼轸,地接衡庐。


襟三江而带五湖,控蛮荆而引瓯越。”


传说中开头这几句被阎伯屿评价得“无非是些旧事罢了”,却还是精炼总结了南昌所在的地理位置。夹在两大地理文化区之间,东连吴越,西通荆楚。


 ▲1665年荷兰人所画的南昌风景图 图 /Wikimedia Commons


在这个中国经济政治中心南移的过程中,整个长江中下游都跟着在中国东部的版图上崛起。江西是串在这条长江线上一条沟通东西、南北的通道。东西走向的渌水与浏阳河、湘江相连,最西可走到云贵。南北走向的赣江往南直达广州,最北连通长江。


长江,连着富庶的江浙。而南昌刚好被那条赣江穿城而过,凭着这个相对位置它短暂地辉煌过。


唐朝之后是混乱的五代十国,南唐成了各方割据势力中一支重要的割据政权。所辖范围包括江西全境,东至苏、皖、闽大部分及湘鄂部分地区。在南唐 39 年的寿命里,南昌做了它 3 个月的国都。


决定把都城从金陵(南京)迁往洪州(南昌)的是它的第二代帝王,李璟。由于南唐在跟后周之间的战争中连连失败,它不得不将长江以北十四州割给后周,俯首称臣。这不仅消耗了南唐国力,也让金陵作为都城的弊端露了出来。


  ▲春天的孺子亭公园,柳树早已发了芽


仅与敌国只有一江之隔的金陵无论怎么防御都很难抵御外敌的入侵。于是李璟决定把都城迁往地处南唐腹地的南昌。它四周不仅有天然的屏障,而且由于地处鄱阳湖平原,这里也是粮产地。它能为满足作为都城所需要的后勤和防务的需求。


作为国都的南昌没有兴旺太久。因为跟金陵差距太大,积郁的李璟暴毙,他的儿子李煜最后还是把都城迁回了金陵。随着南唐的覆灭,南昌在历史中闪出的那点光芒也被埋没在时光里了。


直到现代,南昌起义那声著名的“第一枪”,让现代中国人隐约还记得起这座城。


  ▲截取自电影《建军大业》


孙中山死后的国民政府内部分裂成“容共”和“清共”两股势力。国民党内部也成了武汉的汪精卫和南京的蒋介石两家。


1927 年分裂成两派的国民政府都开始了清共,留在这两股势力中的左派军人在夹缝中挣扎,南昌成了夹在宁汉之间的空隙。起义的“第一声”枪响过后,面对国民党的封锁,中共很快又从南昌撤走了。


因为这段历史,南昌有了“英雄城”的名字。


 ▲除了米粉,南昌人还爱吃生煎包、瓦罐汤


对于南京、上海来说,南昌是后方。


它不像前两座城市那样顶在中国的东方,接受着外来的新鲜文化和信息。但顺着长江而上,它也是一座很容易到达的城市。如今已经很难数清楚到底有多少文人墨客从这里走过。


但南昌随处可见的生煎包,实实在在地记录着它和上海、南京之间的关系。没有两边的商贸交往的人流,也培养不出南昌人对上海生煎包的喜爱。


03 南昌,这座城的名声,像春天


在没有战乱的年代,它不是夹缝中的生机,也不是安全的腹地。


春天也许是今天最适合安在南昌头上的头衔。它所在的地理位置总让它在时间的年轮上轮回,总有绽放的时候,但像春天一样短暂。


  ▲关不住的春色,时候一到就绽放开了,这里早春的南昌梅花开得正好


当南昌离这些纷扰的历史事件越来越远,它又消失在了历史的波浪里。经济地图上的南昌并不耀眼。去年 GDP 还不到邻省武汉 GDP 的一半。



这座城市有着属于它自己的节奏。十四年前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就开始提“空气质量”。如今南昌是个全年空气质量优良率 83% 的地方。


春天也是最适合它的季节。


气温回升后,南昌西郊的梅岭樱花谷里樱花陆续开了,等到下个月,这里会是樱花的海洋。凤凰沟里海棠花、玉兰花、碧桃花、樱花争奇斗艳,艾溪湖湿地公园里的桃花开尽。包裹在市郊周围的狮子峰、安义古村被油菜花田填满。


  ▲江西,也是个产茶的地方


江西不缺茶,这地方群峰山涧,雨水充沛,四季分明,这片土地有着悠久的种茶历史。庐山云雾、婺源茗眉,上饶白眉……江西除了产茶,也盛产瓷器,最有名的莫过于景德镇。


南昌如今每年都办茶博会,展茶、展茶具、展紫砂……


 ▲春天里要喝茶,这是很多地方的习惯,也是春天的习惯


采茶戏,是诞生在采茶地的民间戏曲。一到春天采茶季,茶山上采茶的人们会边唱山歌边劳作,以消除疲劳。唱着唱着,它慢慢就变成了一种与民间舞蹈结合的戏曲。笛子、二胡、扬琴等乐器搭配在一起曲调显得乡土,它是来自乡野间的乐趣。


在经济版图里,南昌是座被藏起来的城市,但时光总忘不了它。


人已打赏

      ×

      打赏支持

      打赏金额
      • 1元
      • 2元
      • 5元
      • 10元
      • 20元
      • 50元

      选择支付方式:

      打赏记录
      ×

  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

      共0条评论
      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