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平生活日记

发布投稿
客服热线0798-6889001

历经磨难的青岛,为什么像个不经世事的少年?

2020-05-30 15:10:54

来源:地道风物

阅读:14

评论:0

[摘要] 青岛石老人海水浴场。100年前的1919年5月3日晚,当北大青年谢绍敏咬破手指,当众撕裂衣襟,写下“还我青岛”四个血字时,青岛的名字就注定与“五四”这场伟大的青年爱国运动关联在一起。


  丨少年青岛,青春永在!丨


  ▲ 青岛石老人海水浴场。摄影/赵华鹏


浪~

100年前的1919年5月3日晚,当北大青年谢绍敏咬破手指,当众撕裂衣襟,写下“还我青岛”四个血字时,青岛的名字就注定与“五四”这场伟大的青年爱国运动关联在一起。


  ▲环岛路。摄影/李勖晟


100年之后,青岛没有背着历史的包袱步履蹒跚,倒是一直乘着五月的风,迎风破浪——在全国661个城市中,青岛绝对算得上是最“浪”、最具“少年感”的那一个。


少年初生


青岛市政府门前的“五四广场”,是游客前来青岛的“打卡圣地”,虽然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发端于北京,但导火索却是因着青岛点燃的。


 ▲五四广场。摄影/赵华鹏


1891年,晚清政府决议在胶澳地区设置海防,青岛才由此建制。

然而讽刺的是,极具商业价值和军事价值的青岛也一早被西方列强看重,将其视为囊中之物。德国的殖民专家认为:“欲占中国,必先占山东,欲占山东,必先占青岛。”


 ▲ 栈桥和小青岛。摄影/赵华鹏


六年后,德国以“巨野教案”为由,不费一弹,便占领了青岛。这样的“肥肉”,看上的自然不止德国一“人”,与青岛隔海相望的日本,觊觎之心未加丝毫掩饰。


1914年的夏天,就在德国人在青岛惬意地吹着海风时,巴尔干的一声枪响,引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,作为同盟国之一的德国自顾不暇。日本趁虚而入,对德国宣战,顺势接收了德国在青岛及整个山东的所有权益。


 ▲青岛德国总督府。摄影/MoonMoonMoon


日本对中国的野心并不仅限于此。1915年,日本以拥护袁世凯称帝为前提,提出了旨在灭亡中国的“二十一条”,其中就包括青岛胶州湾租借地和山东权益的合法化。


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,中国是战胜国之一,国民政府满心欢喜地前往法国凡尔赛宫,参加战后和平会议。山东省议会特意致电中国代表:“青岛问题务请坚持,万勿退让!”“鲁民全体,誓以死力对待。“


 ▲胶州湾大桥。图/图虫·创意


然而结果还是让青岛人失望了。几个月的和谈,中国非但一无所获,主持方甚至罔顾代表团的意愿,将中国本该收回的失地,以明文规定的方式给了日本。


巴黎和会的失败,让青岛乃至整个山东民众的情绪从失望转向绝望,“公理何在”的愤懑情绪不断蒸腾发酵。


向来不服输的山东人直接扯出了大旗,亮明自己的诉求:“外争青岛,内惩国贼!”这一诉求,日后也成为了五四运动的口号之一。


 ▲日出前的青岛市区,伴随着平流雾,宛若仙境。摄影/赵华鹏


青年总是炽热而赤诚的,北京大学的学生,第一个发出了“还我青岛”的吼声,响应了远在几百公里外的青岛人民。


5月4日,北京十几所学校的学生约三千余人走上街头,共同喊出来了压在中国人心头的声音:“外争青岛!内惩国贼!”、“废除二十一条!”


五四运动的风雷,在古老的中国大地刮起了一阵旋风。然而青岛的回归之路,仍旧坎坷。直至三年后,日本同中国签订了《中日解决山东悬案条约》及《附约》,1922年12月10日,在海浪中飘摇了24年的青岛,终于得以靠岸停歇。


从那以后,热血、无畏成为了新青岛的性格底色。五四广场上矗立着的“五月的风”,腾升、张扬,像极了青岛昂扬、向上的姿态。


  浪里白条


在海浪里扑腾着成长的青岛,骨子里都浸淫了海洋的壮阔。


  ▲ 青岛地形图。制图/Paprika


青岛旧称胶澳,位于山东半岛东南部,东、南濒临黄海,岬湾交错,又深又宽的港湾形成了天然的出海港口。据《管子》记载:“齐桓将东游,南至琅琊。”可见早在春秋战国时期,青岛境内的琅琊港就已经是当时的重要港口之一。


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中,秦始皇五次东巡、三登琅琊。徐福也是从琅琊港出发,踏上了“入海求仙人”之旅。在海水里泡大的青岛,生就一副洒脱、进取的海洋性格。在青岛人眼里,波涛起伏的海平面是最有趣的“游乐场”。


在海洋文化乏力的中国,青岛凭借良港优势以及2008年奥帆赛的助推,成为了中国的“帆船之都”,在这里,市中心的海平面就是帆船赛场,青岛的市民已经见惯了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海上捕风者。


一场又一场的世界级帆船赛事纷至沓来:全球规模最大的业余环球航海赛事克利伯环球帆船赛、被誉为“海上F1”的国际极限帆船系列赛、奥运级别的世界杯帆船赛……中国与世界的现代接口中,青岛的帆船文化是其中最乘风破浪的一叶。


  ▲奥帆中心附近的滨海大道。摄影/自贡的黄师傅


青岛的海风孕育了一个传奇——“中国帆船第一人”郭川,在被称为“航海界的珠穆朗玛峰”的沃尔沃环球帆船赛2008-2009赛季,郭川全程参与,9个月的行程,37000海里,他也是第一个参加并完成世界最顶级环球航海赛事的亚洲人。


2012-2013年,经过137个不眠的日与夜,郭川又成为首个完成单人环球航行的中国人……


  ▲珊瑚贝桥。摄影/李勖晟


在这次航行中,郭川驾驶着40英尺级无动力帆船“青岛号”,从青岛奥帆中心基地出发,开启了他的海上奇幻漂流。他跨越航海界真正的死亡之角“合恩角”, 迄今共有超过500艘船在那里沉没,在这次单人不间断的环球航行中,郭川两次穿越赤道,完成了全部 21600 海里的最终航程,刷新了国际帆联的世界记录。


 ▲2013年4月5日早晨7点59分,郭川驾驶“青岛号”终于抵达了终点青岛,21600海里的路历经137天20小时2分28秒。图/图虫·创意


2016年春天,他带着一支国际化的团队驾驶大型三体帆船采用“无动力、不间断、无补给”的方式航海24天,并用291小时成功穿越了号称“死亡航道”的北冰洋东北航线。颁奖词写的是:郭川团队用超乎想象的能量创造了历史,谱写了人类航海史上的新篇章……


2016年10月,郭川从美国旧金山金门大桥驾船出发驶向中国上海,开启单人不间断跨太平洋航行,然而,6天之后,北京时间10月25日15点后,郭川坠海,与岸上团队失去联系,至今未归,一代传奇以回归大海的方式与家乡作别。


文艺青年


在变幻的海洋面前,青岛是勇气与浪漫兼具的。


 ▲ 信号山公园。摄影/赵华鹏


若要在影视圈做个明星籍贯的统计调查,青岛的名字绝对会被反复提及。这座“海蛎子”味浓厚的城市,也很时尚、文艺。


青岛籍的影视演员既有儒雅、端庄的唐国强、倪萍,也有黄渤、林永健这样充满“草根”精神的“谐星”。甚至还有本来走“流量”Idol路线的黄子韬,因为在气质方面拿捏得比较“特别”,愣是被网友划到了“沙雕明星”的范畴。


  ▲ 俯瞰青岛市南区栈桥和旁边的海上皇宫,海上皇宫如今是废弃状态。摄影/李琼


事实上,青岛一直都很摩登。一百年前,当看电影还属于“奢侈爱好”时,青岛人就把这一行为普遍化为“都市民俗”。


青岛著名城市文化学者李明这样概括青岛与电影的关系:“在中国,如果要寻找一座和电影同龄的城市,青岛是一个合适的目标。因为青岛是电影魅力的最早感受者,在某种意义上也是整个世界早期电影史的见证者。”


 ▲ 青岛老城街景。摄影/韩阳


电影传入青岛很早,但真正被“平民”大众接触,还是在五四运动之后。青岛回归后,德国人制定的“华洋分治”政策自然被取消,以前外国人居住区的电影院满足了青岛人好奇的目光。《电影月报》记载:“青岛人似乎看电影有了瘾,中了迷。”


当国产电影的浪潮兴盛时,“红瓦绿树、碧海蓝天”的青岛,就有了“天然摄影棚”的称呼。自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,大量的影视作品在青岛取景拍摄。1935年,经典影片《风云儿女》在青岛完成拍摄,主题曲《义勇军进行曲》第一次唱响就是在青岛。


 ▲啤酒厂,青岛素有东方瑞士之称。摄影/李琼


央视电影频道节目中心资料记载,中国内地摄制的影视剧,近三分之一在青岛取过景,《手机》、《埋伏》、《海上风暴》、《金婚》、《青岛往事》……在这些影视剧中,都有着青岛海风欧韵的城市图景及山海相间的自然景观。


 ▲位于市区附近的山头俯瞰这座山海相邻,气质温韵的城市。摄影/赵华鹏


当电影开始以创意、技术取胜时,青岛亦不甘落后。近些年,《流浪地球》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《长城》《环太平洋2》等电影,就诞生在青岛的“东方影都”。


就是恣儿!


青岛有三大特产:吃货、文青,与青岛大姨。


 ▲金沙滩。摄影/李勖晟


青岛大姨浓缩了青岛人的所有性格。热情开放、豪爽直率、明朗自信,同时还带着点张扬、浮夸的“夜郎自大”。


吃货与文青自不必多说,但自信、阳光的青岛大姨绝对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存在。如果在青岛,你没有和一个热情的青岛大姨聊上两句,那你的这趟青岛之旅必然会逊色许多。


 ▲几人一组在沙滩上打排球。摄影/赵华鹏


“江湖传说”中,在青岛的生存指南里,青岛大姨稳坐金字塔的最顶端。无论是多“彪”的性格,在青岛大姨面前也得乖乖听话。毕竟青岛大姨可以“逆天改命”,愣是带着被视为“怪异”、“吃惊”的脸基尼,“杀入”国际时尚圈,引领了时尚潮流。


青岛大姨的张扬,是可爱的。就像年轻的青岛,带着些许“直愣愣的傻气”,有种莫名的自信与骄傲。


青岛人笃信:“俺们青岛最好!”所以在全国幸福指数排行榜上,青岛总能高居榜首。


  ▲沙滩上有人打球、健身,还有人下象棋。摄影/赵华鹏


在寒冷的冬天,坐着小马扎,喝上一碗野馄饨;或是在盛夏的夜晚,迎着海风,在大排档的烧烤架旁,看着贝类海鲜在炭火的炙烤下慢慢张口,听着鱿鱼、海鱼烧烤的滋滋声儿,再灌上一大口清凉的啤酒,麦芽的香气顺着口腔一路滑到胃部,结结实实地打个嗝儿,就一个感觉:“恣儿!”


 ▲下午2点在街头喝啤酒聊天的人。摄影/赵华鹏


若无闲事上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”除了吃蛤蜊、喝啤酒、洗海澡,在青岛人眼里,没有什么事情是大不了的。


无惧无畏的心态,也是青岛幸福指数攀升的催化剂。毕竟无惧无畏,方能轻装上阵。


  ▲啤酒城。摄影/李勖晟

- END -

参考资料

刘春蕊《青岛问题与五四运动》

王铎《青岛在1919》

魏浩浩《城市名片,诠释完美青岛》

刘磊《电影院与民国时期青岛的都市民俗》

徐崇德《青岛脸基尼》

王欣《青岛人的范儿》


关键词: 摄影

人已打赏

      ×

      打赏支持

      打赏金额
      • 1元
      • 2元
      • 5元
      • 10元
      • 20元
      • 50元

      选择支付方式:

      打赏记录
      ×

  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评论服务协议

      共0条评论
      加载更多